您的当前位置是:首页 > 企业文化
重机星座
一一记沪东重机有限公司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上海市劳模沈兵

    沈兵,中共党员,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197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气自动化专业,现任沪东重机有限公司生产保障部主任工程师。从事大型数控设备的引进、更新、改造、维修保障工作已有30个年头。二十多年来,他曾参与和主持多台大型数控设备引进的技术论证工作,解决了大量的进口精密数控设备维修难题,参与主持或独立完成专业技术项目和课题近40项,在全国机电刊物上发表论文、专业文章30多篇,1999年和2006年,他主编的《机床数控系统维修技术与实例》和《数控加工设备系统维修大全》两本工具书出版,赢得专业人士广泛好评。他多次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和优秀科技工作者,连续多年被党委评为公司优秀党员、表扬党员,2000年获上海市劳动模范光荣称号。

用赤诚的心一一把好设备引进关

     2000年7月的武汉,暑气蒸人,酷热难耐。晚上,没有空调的武汉重型机床厂招待所里,一位年逾50的知识分子,穿着背心,端坐在小小的书桌前,就着一盏老式台灯,正专心致志地研读着外文资料,不时地擦擦额头细细的汗珠。
     他,就是沪东重机有限公司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沈兵,武汉之行是作为公司数控技术方面的全权代表,对沪东重机公司1999年4月向武汉重型机床厂定制的1 0米数控立车做各项性能参数检测验收。
     为了确保立车各项数控技术性能的可靠性,沈兵已三赴武汉。7月,10米立车进入关键的验收阶段。此时,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正值高温酷暑。白天,沈兵冒着热浪在车间现场仔细查验机床性能和运行状态;晚上,就在没有空调招待所里,就着设法借来台灯和书桌,伏案研读法国NUM数控系统的外文资料,为翌日现场验收做进一步准备。在立车调试期间,他主动帮助制造厂的电气技术人员解决设计上的三四个技术问题,使立车数字显示不稳定、回零不可靠等缺陷都得到弥补。虽然制造厂承担了全部的费用,但该厂的技术人员却由衷地敬佩沈兵深厚的专业功底和执着的精神境界。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沪东重机有限公司的主导产品是丹麦新专利B&W船用柴油机,而加工大型零部件的关键设备多为进口的新型数控重型机床,这些机床大都采用了当今世界著名数控生产厂家的数控系统,因此,保证这些数控设备始终处于良好、高效运行状态,就必然成为高质量完成柴油机制造计划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前提。显而易见,引进设备的先进性、经济性、高效能就成为前提的前提。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沈兵全面接触数控机床技术。皇天不负苦学人,经过几年的书山耕耘和实践的锤炼,沈兵逐渐在国内数控专业界有了一席之地。
     企业对外开放和融入世界的形势,给沈兵的数控专业技术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成为企业引进大型数控设备技术方面谈判的代表,已是企业当然的选择。
     沈兵先后主持了日本东芝4×12米数控龙门铣、6×27米数控龙门铣、德国科堡4.5×14米数控龙门铣、捷克φ160数控镗床等承担公司主要加工任务的大型数控设备和原沪东造船厂第一台梅萨9.9M数控气割机和国内首台数控等离子切割机重型先进设备的引进工作,为大幅提升柴油机建造水平和船厂钢板切割进入数控切割时代做出了重要贡献。
     沈兵在数控专业技术方面的造诣是有口皆碑的,但进口数控设备的随机技术资料大部分采用英文、日文,德文,因此,对沈兵来说,还必须兼有较流畅地阅读外文原文的能力和修养。沈兵的英文基础较好,他就下苦功自学日文、德文。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关,越不过的卡,赤诚之心是他攻克外文关的精神动力。初通日文、德文的沈兵,每一次引进大型数控设备,沈兵必须做好的第一项首要工作,就是把那一套套摞起来超过一人高的外文资料和技术说明书一一读通、仔细吃透,做到熟谙每一个数据、每一个细节。
  在开展技术谈判之前,他从设备引进的先进性、经济性等因素着手,以及对涉及公司的权益和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都在自己的脑海里过滤一遍,做到切切实实成竹在胸。谈判桌上,沈兵每次都做到有理、有据、有节、有利,几家著名的商家都为之心悦诚服。例如,1999年引进日本6×27米大型数控龙门铣床时,沈兵是技术谈判代表,他通过对该设备的技术规范资料和总价构成进行深入的研究、分析后提出了自己的设想,谈判小组一致同意他的方案。经过几轮磋商,日方认可了沈兵的增加备用电路板的要求,就是在设备总价不变的情况下,增加20多块备用电路板。拿下这些备件,不仅为公司节约近15万美元的备件费用,更重要的是,沈兵用赤诚之心筑起的这道严密关口,为这台6×27米大型数控龙门铣床以及几十台大型数空设备日后的正常运行创造良好的条件。


        用炽热的情一一做设备的保障人


    2001年2月13日子夜,一辆小汽车正向宁波方向飞驰。深夜出行,有什么紧迫任务?
    原来,4天前的晚上,公司大型关键设备——日产东芝4×12米龙门铣出了故障无法工作了。公司立即组织精干力量全力抢修,也实施了生产商东芝公司的维修方案,48小时过去了,问题依然还未解决。怎么办?这台机床再停下去,沪东重机的生产将会处于半停顿状态。而就在几天前,公司设备保障的核心人物、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沈兵,因为年逾8旬的老母亲去世而匆匆赶回宁波老家料理后事去了。万般无奈之下,公司才决定立即派车赴宁波把沈兵接回来……
     2001年2月14日早上,刚从宁波到上海的沈兵,行装甫卸,还隐隐带着丧母的哀痛,就投入排障抢修工作。沈兵毕竟是沈兵,维修人员按照沈兵的检测方法,第二天便查出故障原因,是伺服驱动装置和一块电路板出现了问题。而购置这一日方早已停产的部件,日方回答斩钉截铁:周期3个月,价格翻番17万元人民币,日方人员服务费1.5万元人民币/天!如果说价格昂贵还能承受,那3个月的周期就意味机床停台3个月,会给公司生产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我们自己动手修好它!”维修人员在沈兵的号召和带领下,开始了紧张的自主维修。最后采用国产替代的办法。2月17日晚上,机床终于开始正常运转。操作师傅说,机床的动作比以前更迅速更干脆了!日方代理商周女士得悉这个情况时,不禁连声道,你们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真是没有想到。
     2000年6月,捷克φ160数控镗床突然发生了立柱横向移动轴不能回复零位的故障,这一故障十分特殊。当天,沈兵带领有关技术人员在车间现场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作了大量分析诊断和试验工作,直至晚上10点仍然没能找到故障的症结。有人提议,请上海西门子派专家来修理,这对数控技术专家沈兵的压力太大了。晚上,沈兵吃饭不知道嘴里在嚼什么,一夜几乎不曾合眼。他查阅资料,分析原因,拟订方案,一直工作到下半夜。次日,天蒙蒙亮,他就赶到车间,提出新的维修方案,按照这一方案,很快查清了故障的原因。经过快速抢修,机床恢复了正常运行。
     2005年5月,一台德国数控机床的主轴电机突然坏了,多方诊断后的维修方案是:调换该主轴电机。当德国厂商代理开出 “周期10个月,价格80万元人民币”的条件时,参与修理的干部、职工的心一下子凉了大半截。怎么办? “让我来修试试看”,沈兵又一次主动请缨。几经勘验,他大胆提出用国产电机替代进口电机。内行人都知道,国产电机的参数与进口电机参数差异很大,一般换上去也白搭。但大家相信,沈兵一定有他的道理。之后的一个多星期,沈兵的炽热情感再一次化作坚忍不拔,他对国产电机1000多个参数做了修改,他又成功了。费用仅4万元人民币。
     沪东重机有限公司现有近70台数控机床,净资产原值约24亿元人民币,最大的6×27米龙门铣床一台价值就近亿元。这些设备承担着加工柴油机三大部件及主要运动部件的重任,是制造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柴油机的根本保证。一旦故障停产,就会严重威胁沪东重机的生产计划。而这些大多从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发达国家进口的设备,基本上都没有电路板原理图,有的甚至连原理说明书都没有。沈兵深知,设备一旦出了故障,唯一出路是请制造商,这是外商给我们设下的“套”,我们只能为高额的维修费和设备停台埋单,公司整个生产也将受阻。因此,上世纪90年代大规模引进数控设备的初期,沈兵下了狠心,为了进口设备的“长治久安”,一定要化大力气把那些设备的电气原理搞清楚。他用老外最不可思议的测绘方法,对照电气部件实样一笔一笔记下来,结合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加以论证,终于突破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窠臼。
     数控机床的不少故障是由其内部印刷电路板的损坏引起的,损坏一块,购置一块,更换一块,是最为便捷的办法。但是数控印刷电路板价格昂贵,而且基本依赖进口,经年累月,公司承担的外汇支出无疑将不堪重负。对沈兵来说,依靠外购件本无可厚非,但为了节约公司的维修费用和备件费用,他毅然担起了修理数控印刷电路板的工作。稍懂数控技术的人都知道,数控印刷电路板技术复杂、修理困难,电路板的维修是公认的难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沈兵在一无图纸、二无专门仪器的艰苦条件下,硬是凭着对企业的纯厚感情,研究摸索了一套有“沈兵特色”的维修办法。随后的两年内,沈兵先后修复了数控机床的伺服进给单元、伺服电源、主轴单元、显示器、位置测量装置等关键部件。仅此一项就为公司共节约了33万元人民币的备件费用。
     为了保证关键机床,特别是数控机床三班制正常运行,沈兵和他的同事们多年前就创立了“全天候”服务机制。沈兵把家里的电话和传呼机号码公布在车间生产现场值班室内。几年来,不论冬夏寒暑,清晨深夜,阴晴雨雪,不论是公司总经理、车间主任,还是作业长、生产工人,只要一个电话,沈兵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有时一个晚上两次往返,也是常有的事。他牺牲了大量的休息时间,也从未享受过一个完整的双休日、节假日。在沈兵和同事们的精心呵护下,不少大型数控龙门铣已连续三班制运转达十几年,至今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1998年7月起,他先后对轧辊磨床、东芝φ210落地镗床、2.5米立车和日本2×6米龙门铣进行了全面的微电子改造,设计任务难度高且工作量大。他把自己全都融入了改造设计方案中,反复推敲,好中选优,力求达到既提高功能、又节省费用的目标。通过微电子技术改造,使得加工车间这些使用了几十年的旧机床获得新生,加工效率大幅提高,加工范围不同程度扩大,尤其是设备的可靠性得到了根本的改善,也更便于检测和维修,设备故障率比原先降低80%以上,维修周期缩短为原先的20%左右。改造成本也大大降低,如果请外单位设计改造,至少增加30万元支出。
     我们的沈兵不仅赢得沪东重机公司设备保障“定海神针”的美誉,而且10多年来,他以强烈事业心和杰出的工作为公司节约费用近160万元人民币。
 “我天生就热爱这一行,这工作就是我的事业,我大学毕业一踏上这块土地,就决心要为他奋斗一辈子、奉献一辈子!”这是沈兵在2005年沪东重机公司年产突破100万马力庆祝仪式上的真情表白。这就是他炽热情感的源泉。


         用无私的爱一一“让后来者从先行者的肩上起步


     沈兵在宁波农村里上高中时,就因为有维修电器的爱好而成为高中校广播台的“设备维修员”,练就了自检自修的硬本领。沈兵之所以引起上海交通大学招生办的注意,是因为他考大学所填报的20所大学共60个专业全部都和电气有关。从这份志愿表里透出的渴望和执着,被上海交通大学录取也就顺理成章了。“文化大革命”中可读的书非常少,沈兵除了读马列和毛泽东著作,还想方设法躲着别人钻研专业书籍。
     上世纪70年代大学毕业后还在做车床工的他,就因担任增压器自动线等三条机床加工自动线及二十几台自动化专机的电气设计,被评为上海市技术革新积极分子和机电一局先进科技工作者,在当时的科技人员中初露头角。80年代初,他担任两套SKQGA/B型气割机数控装置的总设计师,对曾获全国科技大会奖的9M数控气割机和6.5M门式切割机进行全面的数控改造并获得成功。
     随着沈兵的名气越来越大,以高薪邀他加盟的中外企业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开出了比他当时收入高几倍的条件。沈兵对沪东重机的爱是无私的,就像他晶莹剔透、宽广无私的心胸一样。面对这些,他始终没有忘记作为一名国家培养的大学生、一名在企业中成长起来的工程师、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责任,在他的本职岗位上履行着入党时的诺言。
     成长为数控技术领域造诣颇深的专家,沈兵曾得到名师的指点和前人成果的熏陶,因此他对自己的弟子也是悉心教导,无私传授。他在《机床数控系统维修技术与实例》一书的前言中写道:“让后来者从先行者的肩上起步,这是我们的宗旨”。这是他的肺腑之言,也是他数年如一日做工作、做学问的准则。他对弟子的爱是无私的,就如他的著作,是为后人照亮前行的道路。
     沈兵带教过10多名徒弟,他(她)们中有多名学成于名牌大学的自动化专业。沈兵带徒弟总是毫无保留,有问必答;在生产现场做项目,总是把徒弟带在身边,边做边讲解,难点、要点指点很清楚。现在,沈兵指导的几名徒弟都能独挡一面,不但能承担大项目,而且也成为地区数控设备维修行业重点关注的对象。沈兵还注重培养数控维修方面的年轻技工、技师,并且辅导其他电气工程师逐步熟悉、掌握了现代数控机床的维修技术,他们中不少人都具备了独立排除机床故障的能力。
     数控技术是沈兵的唯一。他的业余时间大部分都花在对数控技术的研究、阐发、传授上。这一方面是对数控技术学习、研究和实践的总结,另一方面也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使他们省却不必要的弯路。沈兵凭藉广博、深厚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在保障设备良好运行状态,提升机床的加工能力和研究、阐发机床数控技术、理论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绩和丰硕成果。他曾在《数字集成电路》、《电子科学技术》、《实用电子文摘》、《制造技与机床》、《上海设备管理》等许多机电刊物上发表了30余篇文章和论文。在《上海设备管理》1999年第6期上发表的论文《东芝BSF—32/21B落地镗铣床电气技术改造》中,详细阐述了他采用微电子技术对旧机床电气系统改造的设计方案,对同行进行技术改造有一定的借鉴作用。他在《制造技术与机床》上发表的2篇关于数控系统维修的论文曾被俄罗斯《机床制造》摘要转载。1999年他主编80万字的《机床数控系统维修技术与实例》。2006年,已过耳顺之年的沈兵,又主编了108万字的《数控加工设备控制系统维修技术大全》。这两本书是理论和实践完美结合的阐述,深受专业技术人员的欢迎。
     沈兵是中国质量协会数控机床委员会常务理事、上海船舶工业公司设备协会数控技术组组长、上海市设备协会委员。他还兼任《制造技术与机床》杂志社编委、数控专业特邀审稿员,经常帮助年轻的数控技术人员审稿、改稿,使他们对数控技术的理论知识与实践能力不断增强。
     30年来,沈兵奋斗在设备战线上,为我国赶上世界造机先进国家的科学技术水平,毫无保留地奉献了自己的聪明才智,用他赤诚的心,炽热的情,无私的爱构筑了他的人生价值坐标,这个坐标就是:沪东重机设备保障的“定海神针”。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诉咨询
沪东重机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上海浦东大道2851号 邮编: 200129
邮 箱:tech@hhm.com.cn    电话:021-51310000   传真: 021-58713007 
维护单位: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信息科技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5号
电话:08610-59518822 传真:+8610-59517959 Email:clients@shipbuilding.com.cn
 沪ICP备 B2-20040060 号